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、青春小说,看出你想要的味道,校园堂小说网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
第495章 别走 文 / 百里花椒

无弹窗,看的爽,网址记住哦!www.XiaoYuanTang.net 校园堂的拼音,好记。

记住网址:www.XiaoYuanTang.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!

    萧赞将车停在了院子里,拉开车门下去,然后站在了她这边。

    车门被拉开,然后他的怀抱圈过来,将她纳入怀中。

    寒风几乎还来不及侵蚀她,就被他的温暖挡去。

    刚刚经过惊险的绑架,诺一整个人都是敏感又脆弱的。

    而萧赞的这个怀抱,却给了她一种安全感,她往他怀里更贴近了些,像是只要躲在他怀里,就不会再被外面的风雨侵蚀。

    他抱着她进客厅,将她放在宽大的沙发上坐好,手指贴了贴她的脸颊,浓黑的眉微微的蹙起,“脸怎么这么凉?”

    诺一的长睫微抖,抬眸,看向头顶那张深刻英俊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又握住她的手,“手也冷,我去将温度调高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松开了她的手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诺一心里一慌,下意识的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男人回头看向她,深邃如海的眸一下摄住她。

    诺一脸颊微红,有点窘迫,“我……我不冷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温度正好,确实是一点都不冷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手脚冰凉,是因为心里害怕过度,加上体内药劲儿还没有完全褪去,所以才这样。

    萧赞俯身,一手往后撑住她的后脑勺,黑眸犹如魔洞般吸附着她,“我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诺一垂眸,掩去眸底慌乱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们在客厅里坐了一会,诺一不冷了,反而是身上开始冒汗。

    大概是药劲儿在挥发,一开始她只是觉得有点热,慢慢的便觉得浑身都被汗水打湿,再然后,额头都渗出汗水。

    萧赞看向她,“是不是很不舒服?”

    诺一根本不敢看他,只垂着眸子,瞪着地毯,“还……还好,就是……有点热。”

    他盯着她红彤彤的脸颊,抬手用手背在她脸上轻轻贴了一下,“好烫。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碰,诺一顿时觉得整个人都火烧似的。

    她激灵了一下,额头一颗豆大的汗珠滑落,滴在了他的手背上。

    诺一囧。

    她抬手擦汗,“我……我能借地方洗个澡吗?”

    这跟退烧差不多,浑身湿黏黏的实在是难受。

    而且,再跟萧赞这么单独待下去,她不知道自己还要窘迫到什么程度。

    萧赞深沉的盯着诺一红红的小脸,带着薄茧的指腹抚了抚她的侧脸,声线微沉,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诺一双眼微闪。

    将身体没入温水中,诺一闭着眼,躺靠在宽敞的浴缸里,一动不动,像是睡着了般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样泡在水里多久,诺一只感觉浑身一寸一寸凉了下来,四肢的僵硬无力,再次如梦魇般重演。

    诺一猛地睁开眼,额头上的汗珠大滴大滴的往下坠。

    身体忽而被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诺一狠狠打了个哆嗦,转动惊慌的桃花眼看向头顶。

    入目的脸庞,沉鹜,冷漠。

    可那双同样盯着她的深瞳,却让她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紧绷和慌错。

    那是在乎她的情绪。

    诺一张开唇,深吸了两口气。

    忽然挺直背脊,洁白的两条臂膀用力的箍住了男人有力的脖颈,冰凉无温的小脸紧密的贴在男人冷硬的侧脸上,像被丢弃的小孩儿,一遍遍摩挲吸取他脸上淡少的温度。

    男人脸上的生冷,因着她的这个举动轻易化解,留在那张俊颜上的,除却疼惜,再没有其他的。

    长臂更紧的环住她纤瘦的身子,抱着她朝洗浴室外走。

    卫浴间外面就是卧室,萧赞的卧室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新房子还未曾有人住过,但图上是这么设计的。

    简单的黑白灰三种颜色里,夹杂了一丝淡淡的粉,属于她的粉。

    这里所有的装修,都是常胜找名家设计的,即便这粉色跟其他的三种颜色显得不太搭,但却给人一种另类的温柔感觉。

    就像是一个深沉内敛的男人,对一个女人的所有包容和宠爱。

    萧赞抱着诺一走出来,直接走向了那张大床。

    他的脚步停在床边,哭笑不得的望着身下八爪鱼似的缠着他不放的小女人,黑眸里无奈和宠溺并存,轻柔的嗓音带着淳淳的低笑,“你打算就这么一直抱着我么?”

    诺一死活不撒手,耳尖儿早已红透,桃花眼里全是羞赧,“你闭上眼睛。”

    萧赞宽阔的手掌托着她,眼角无声笑出性感的暗纹,哑声道,“一一,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危险?”

    诺一羞恼,娇横了他一眼,“闭眼”

    萧赞无奈一笑,顺从的闭上了双眼,“这样可以了吗?”

    诺一盯着他的眼睛看了一会儿,确认他真的已经闭上眼睛,才轻吐了口气,慢慢的松开了双臂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被直接从浴缸里捞出来的,所以浑身上下不着寸缕。

    被萧赞这么抱着,她已经觉得很羞耻。

    让她这样暴露在他眼皮子底下,她怎么好意思?

    只是身体一离开他温暖的胸膛,诺一立刻打个个寒噤,忙拉过丝绒被裹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等弄好一切,她才看向依旧闭着眼睛的某人,小声道,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萧赞缓缓睁开眼,望着诺一的黑眸,似是嵌入了万千星辉,亮得让人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诺一长密的睫毛颤了两下,被他盯的浑身不自在,视线从他脸上移开了分。

    萧赞盯着她看了会儿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诺一的眼皮一跳,看向他,“你……要走了么?”

    萧赞微怔,黑眸里簇燃了几缕火光,转回脚步盯着她,“你想我走,还是不走?”

    诺一皱眉咬唇,像是很纠结。

    萧赞也呼吸微屏,耐心的看着她,等着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只要她说不想他走,他立刻留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最终,她还是垂下眼睑,轻轻的说了句,“你……走吧。”

    害怕可以克服,但是如果留他下来,她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萧赞眼眸划过失落,抿着薄唇,一声不吭走出了主卧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的声响传来,诺一藏在被子下的双手握紧了紧,明净的脸上不其然掠过一抹黯然。

    她惊道,自己在想什么?她竟然因为萧赞的离开,而觉得心里难受?

    她用被子紧紧的裹着自己,却还是觉得冷。娇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,在宽大的床上里,显得格外的小。

    主卧房门打开的细微声音,引得诺一背脊一僵,轻缓沉稳的脚步声从身后逼近。

    接着,身后的床位骤然往下陷了陷。

    诺一被子底下的双眼缓缓打开。

    隔着被褥的腰肢被一条长臂卷住的一刻,诺一放弃了所有的矜持,抛开被子,扑了过去,纤柔的双臂紧紧缠着男人精壮的腰封,冰冷的小脸贴在他稳健跳动的心脏,沙哑道,“别走。”

    身体被用力抱住的瞬间,诺一眼底沁出水汽,将自己更紧的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男人在黑夜下的一双黑眸溶着让月光感动的温柔和宠爱。

    他一手揽紧诺一发抖的身体,一手拉过被子,覆在两人身上,薄唇压在她耳畔,低低地说道:“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冷。”诺一一把嗓音抖得快碎掉。

    萧赞皱眉,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,脱下了外套。

    刚躺下来,诺一便像刚从寒水池里捞出来的冰人似的,自觉的贴了过来。

    男人的呼吸一紧,搂紧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样冷?”他低头,薄唇印在她的头顶,声音囊括所有的温柔。

    诺一埋首在他怀里,他身上的温度让她觉得很暖。

    听见他问,她摇摇头,有些无措,“不……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然后不到三分钟,她整个人都抖的厉害。

    因为冷,她不安分的动来动去。

    忍了又忍,萧赞一把握着她的肩头将她摁回了怀里,冷声冷气道,“别闹了”

    诺一气得深呼吸了好几口,突地抬起头,桃花眼因为气恼越发的晶莹,在黑夜下像两颗宝石,“我不舒服”

    萧赞:“……”

    咳了一声,他表情有些不自在,“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她委屈的不行,脆弱的不行,看见他冷言冷语的对自己,就觉得身上心里更加的难受,泪水就掉了下来,“就是觉得好冷。”

    是真的冷。

    即便屋子里开着暖气,身上盖着丝绒被子,并且还有他这个现成的“暖水袋”,但她还是觉得好冷。

    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,好像怎么捂也捂不热似的。

    萧赞皱皱眉,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长臂,拿过手机,拨通了秦木的电话。

    秦木正在泡温泉,乍一看见萧赞的来电,红酒都不喝了,伸手接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电话里,萧赞的声音冷沉,“你说半小时后她就能恢复正常,为什么她还是难受?”

    “啊?不应该啊”秦木愣了一下,问:“是怎么个难受法?”

    萧赞垂眸,看了眼缩在怀里的人儿,眉心拧的很紧,“先是很热,热的流汗。现在是冷,冷的打寒战。”

    秦木顿了顿,“难道……是迷药里面还加了别的东西?”

    萧赞的黑眸沉了沉。

    别的东西……

    不用秦木解释,他也能猜到这个别的东西是指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有什么办法能弄好?”他低声的问。

    秦木摇头,“要么她自己慢慢消化药性,要么……你们做”

    萧赞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会趁人之危,哪怕他确实很想要她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萧赞搂紧她。

    诺一微微抬头看他,“秦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萧赞拧眉,“他说这是正常的,忍忍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又低头,“你能忍得住吗?”

    诺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很难忍,但是也不想让他担心。

    点点头,“能。”

    她低下头去,重新缩在他怀里,极力的克制那股寒意,整个人都紧紧的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这样做的效果微乎其微,但是只要有他在身边,她就不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嚣杂盯着怀里抵在他胸口的小脑袋,黑眸极度复杂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终于慢慢平静下来,均匀的呼吸声传来。

    拂在胸口的呼吸又细又软,十分安宁。

    可萧赞却觉得内心越来越鼓噪难忍。

    他顿了几秒,然后腾出一只手,捧住诺一的半边侧脸,缓缓抬高。

    刚要睡着的诺一被惊醒,当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对上他的一瞬,萧赞再也按捺不住,心里隐忍的狂潮一下子涌上来,他低头,封住了她抿紧的唇。

    诺一心尖乱颤,下意识的挣扎。

    萧赞却捧住她的肩,翻身覆了上来,更深的索吻……

    诺一第二天醒来时,身边的床位已经空了,伸手摸了摸,冰凉的触感告诉她,那个男人已经离开了许久。

    心头燃升而起的怅然若失,于诺一而言并不是个好征兆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诺一起床,去洗浴室洗漱。

    从洗浴室出来,诺一忽然感到一阵凉风从脚下拂了上来。

    双腿微微哆嗦,诺一低头看了眼身上某人的白衬衣,眼眸轻闪,在反应过来时,她的手已经抚上了身上的白衬衣,并且,克制不住的深嗅白衬衣上某人遗留的气息。

    昨晚他拥着她入睡,在梦境中,也充满了他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诺一意识回转,脑中突然警铃大震,飞快将手从白衬衣上移开,绯红的脸蛋挂着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天

    她竟然……竟然……

    她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诺一下了楼,没看见萧赞,倒是看见了坐在沙发里打游戏的常胜。

    一看见诺一,常胜立刻站起来,对着她弯腰,毕恭毕敬的行了个礼,“嫂子好。”

    嫂子?

    对于这个称呼,诺一竟然没觉得半点不自在?

    常胜收起手机,屁颠屁颠的走了过来,“早饭我买好了,你现在要吃吗?”

    诺一点头,又问:“萧赞呢?”

    “老大去开记者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者会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常胜抬手看了下时间,挑眉,“算算时间,这个点应该正好。嫂子你要不要一边吃早餐。一边看老大开记者会?”

    常胜是个挺会来事的人,不等诺一说什么,他直接就将早餐端了过来,在茶几上摆好,然后拿着遥控器,把电视调好。

    诺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嫂子,你坐。”常胜又拿过两个软垫,放在了沙发靠背上,对她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    诺一还从没被人这么对待过,一时间觉得浑身不自在,但还是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,如果她不肯坐,反而会显得更矫情。

    电视里的记者发布会正在举行,镜头的正对面,出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萧赞

    “萧先生,听闻您未婚妻涉及一起绑架案?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萧先生,听说这起绑架案是因为您的未婚妻不满您和情人之间的事,所以一时极端才这么做的,是吗?”

    未婚妻?绑架案?

    这些点连接起来,不就是诺一昨天被绑的事?

    她是怀疑封黛,但却没有跟萧赞提起过。

    更不知道消息传的这么快,仅一个晚上,就全民皆知了?

    镜头里的萧赞,气质丝毫不输现实,随随便便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,都能让人为之心惊胆寒。

    他面向镜头,缓缓开口:“今天召开这场记者发布会有两个原因,一是我要借助诸位跟所有人解释一下,封黛并未我的未婚妻。二是昨天的那场绑架案,绑架的是我真正的未婚妻诺一。而我本人就在这里宣告,绝对不会轻饶了这场绑架案的主谋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呆了。

    媒体在呆怔片刻后,又抛出一个接一个的其他问题。

    而诺一只是盯着电视里的那个人,后面记者们问了什么,她根本没听见。

    满脑子就只有他的哪句,我真正的未婚妻诺一……

    当着媒体的面承认这个意味着什么,她很清楚。

    常胜递过来一个包子,“嫂子,你吃点吧。老大临走前交代过,一定要让你吃点早饭,不让等他回来,我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诺一接过包子,咬了一口,吃着。

    可脑子里却还是萧赞刚刚的样子。

    常胜看了她一眼,在旁边察言观色,“嫂子,你跟老大好了对吧?”

    “???”诺一嘴里还咬着包子,不方便开口说话,抬头,朝他投去疑惑的目光。

    常胜道:“其实萧老大这个人吧,是真的很冷漠,有的时候还有点不近人情。我们刚认识那会,宿舍里四个人,都不敢轻易的招惹他。但是后来有一次,我们宿舍老三摔伤,是萧老大救的他。自从那次后,我们才混熟的。等混熟之后,我们才知道,萧老大其实是一个特别好特别仗义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啊,我们萧老大,从来没有谈过恋爱,除了嫂子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知道吗?一年前的那场火灾之后,萧老大这一年过的……”常胜简直不忍回忆,“我感觉,要是你真死了,萧老大也活不长了。”

    诺一惊,“……”

    常胜的语气很平淡,但就是这样平淡的语气,说出来的话,更叫她觉得心惊。

    见面之后,她从未问过,也从未想过,萧赞这一年可能是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常胜虽然没有细说,但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如果她死了,萧赞也会死?

    与此同时,警局拘留所。

    封黛被拘留了一整个晚上,状态很差。

    看见有人开门进来,立刻质问,“你们要把我关到什么时候?你们这是非法拘留,我可以告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那警察扫了她一眼,说道:“有人要告你绑架伤害罪。”

    

校园堂手机站:m.cn-ghjc.com 无阅读更愉快!
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,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→→【邮箱投诉】←←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