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看二部校园小说、青春小说,看出你想要的味道,校园堂小说网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體版

56. 文 / 川澜

无弹窗,看的爽,网址记住哦!www.XiaoYuanTang.net 校园堂的拼音,好记。

记住网址:www.XiaoYuanTang.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!

    阮嘉呆怔,从脊椎涌上寒意。

    黑色车门“砰”的关上,门角锋利,她还保持着想倒向霍云深的姿势,小腿正好被划出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阮嘉脸色苍白,痛呼了一声,想博取一点同情,没有挪动脚步。

    车果真不走了,隔了几秒又打开,阮嘉心一跳,饱含希望地望过去,却见到男人透着邪肆的脸埋在阴影里,说不出的阴沉暴戾。

    闵敬从前排匆忙下来,手里抓了几张刚拆封的消毒湿巾。

    他这会儿看阮嘉也是格外膈应,冷脸挥手赶开,继而蹲下身,把划了她腿的那块车角反复擦拭。

    操,真是晦气玩意儿。

    刚才深哥的表情他要吓死了,不需要开口说话,他就知道深哥嫌恶心,航班在即,再换车也来不及了,他怕别人做不好,赶紧自己过来擦。

    是他的错,他眼瞎了看不清,居然没在第一时间把人撵走。

    闵敬擦完了回车上,看到霍云深在后排脱了西装丢在一边,半阖着眼低沉开口:“袖子被碰过,找地方扔了,下期换人。”

    闵敬连声应下。

    等下期再换,是怕这期临时嘉宾变动,会增加太太的工作量。

    至于扔衣服,太正常了,这两年想往深哥身上贴的女人不计其数,大多数近不了身,偶尔有意外挨上他东西的,无一例外得换掉。

    深哥对这方面的洁癖相当极端。

    闵敬叹了口气,这么说其实也不对,只要跟云卿相关的,深哥事事极端,哪里是区区一个方面。

    竹宁县是近年火爆的旅游胜地,机场新建,能直飞回海城再以最快速度转战纽约,这次随行的大股东和几个集团高层已经提前过去,等待汇合。

    闵敬脚步飞快,稳稳跟在霍云深身侧,心里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霍氏之前在海外主攻欧美市场,但随着老爷子年级渐大,子孙辈的能力远不及他,在深哥入主之前,多少存着一点下坡路的颓相,到了内部争斗期间,国内尚且是维持平衡,欧美市场更无暇顾及,被吞掉了不少。

    深哥掌握大权后,一年把欧洲市场恢复,强势扩张,反吃了几家对手,坐稳位置,到今年开始,则是抢夺美国那边命脉的时机。

    这次去纽约要跟泊伦谈的合作,是几经周折确定的方案,关系到霍氏整年发展的重中之重,至少两家大财团在虎视眈眈打主意,虽说拼不过霍氏的财力,可也不能小觑,不然深哥不会亲自动身。

    只是这么一耽搁,怕是董事会又会拿深哥的婚事来悄悄议论。

    那帮老头子只关注集团利益,一直盼着云卿死讯确定,霍总能达成强强联姻,如今想法落空,更是看不上什么争议缠身的小偶像。

    深哥也要拿这次跟泊伦的合约堵所有人的嘴。

    国际航班上,霍云深全程没有休息,快速翻阅手边的资料。

    闵敬轻声提醒:“哥,你歇歇,还有三个小时到,落地就要跟泊伦的人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闵敬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本来到了纽约有余地修整的,但如今那些余地都给了太太,他就只能压缩自己。

    飞机抵达前二十分钟,霍云深把准备工作反复做好,扣上电脑,修长手指捏捏眉心,耳边是言卿最后那一声甜软的小猫叫。

    他喉结滚了滚,偏头望向窗外翻卷的云层。

    分开就像斩断了跟她缠在一起的藤蔓,有种脱离掌控的可怖空荡感。

    不可抑制地想她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一刻不停地工作,他就忍不住骨子里潜藏的那些恐惧,要冲回去把她绑在身边,分秒不能剥离。

    落地第一时间,霍云深去拨言卿的电话,响到自动快挂断她才接起来,声音有微微的哑:“深深,你到啦。”

    他神经极度敏感:“是不是不舒服?嗓子怎么哑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本来就这样嘛,”言卿语气轻快,“连着几个小时都在录节目,好累,想休息了,你到了应该要忙吧?我先不打扰你,等你结束再说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言卿坐在节目组的小院子里抹了下眼角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林苑眉头拧成一团:“确定不跟霍总说?他那边出面的话,比咱们讲几百句都管用,尤其那种照片,如果他不澄清,你也没法张口,对你太不利了。”

    言卿毫不犹豫摇头:“他刚落地,有重要工作要忙,我现在跟他提这些乱七八糟的小事,他怎么定心,比起他的合同,我这点麻烦什么都不算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手机上方跳出某软件的自动推送新闻,标题醒目,比事发时的更要无底线。

    “深情夫妇感情告急?!霍总疑恋上当红流量小花阮嘉,言卿或将面临离婚收场。”

    林苑冷着脸怒骂:“我说她要作妖,没想到一天还没过完她就能不要脸成这样,敢往霍氏上面贴!不但近了霍总的身,还敢拿阴招把腿上的伤赖给你,鬼知道她怎么弄的!”

    《夜夜笙歌》的本期生活篇回归自然,是嘉宾互相搭档,完成三天两夜的生活,一日三餐自己动手,并在过程里完成创作。

    录制刚开始时,是要嘉宾们去山野寻找能用的食材,阮嘉私下里主动来找言卿组队,言卿跟谁都无所谓,欣然应允,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完全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节目组先是被一条最新的爆料炸了锅。

    爆料里有图有文字,详细描述今天《夜夜笙歌》首期开录,霍总和言卿同步抵达录制现场,随后霍总离开,却在停车场里跟本期的另一个嘉宾阮嘉发生暧昧接触。

    配的照片明显是偷拍,但角度掌握极好,抓到了阮嘉靠在霍总身上的那一刻,图上男人高大,女人娇柔,姿势无比亲密。

    网上立时喧嚣,在震惊之后,一股脑对言卿掀起嘲讽,笑她一个替身多可怜,人家霍总前脚刚走,后脚就对别的女人来者不拒,霍总根本没对她认真,当个宠物,心情好了溺爱两下而已,她还真拿自己当霍太太了。

    不等言卿把爆料消化,跟她同组的阮嘉就突然往她跟前一靠,随即大叫着摔倒,哭着怒视她:“你怎么伤人!”

    因为正在寻找食材的过程中,言卿手里拿着一个小铁锹,这时候被阮嘉利用,硬是把腿上划的口子赖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这段自然又被“恰好”拍到,迅速发到网上。

    一时间,言卿恼羞成怒,在录制现场恶意伤人的消息不胫而走,还配上“不小心”流出的阮嘉腿伤照,白皙皮肤上的血口分外狰狞。

    阮嘉正当红,粉丝无数,同仇敌忾地恨不得手撕了言卿。

    言卿到达《夜夜笙歌》还不满二十四小时,就成了被疯狂攻击的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她的大号微博在林苑手里操控着,林苑翻一下最新私信,就被不堪入目的脏字和恶意P的黑白照刺得眼皮直跳,不敢想等霍总知情的时候会是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林苑沉声:“别慌,我们的人已经在控评,我先用你的名义发微博,宣告那绿茶婊腿伤的事和你无关,但暧昧照……霍总是当事人,他不发声,你不适合介入。”

    她放缓语气:“卿宝,我还是希望你告知霍总,也问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林苑心里是有一丢丢的担心,虽然可能性极低,但万一真的……

    言卿缓过气,揉揉不自觉泛红的鼻尖,从椅子上站起来:“问什么,问他是不是出轨了?他哪受得了这个,立刻就得包机回来。再说我也没慌,做他老婆连这么点定力都没有,不是等着让人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她推开小院子的门,径直往不远处乱糟糟的拍摄现场走,阮嘉正在里头,哭哭啼啼让助理上药,尽情给人拍。

    言卿冷冷抿唇,靠,她老公让这种人给碰了?!

    别的或许可以忍,网上骂她她也习惯了,但是霍云深遭了染指,她不当面怼回去她不配做霍太太!

    言卿气势汹汹往人群里走,还剩下不足五米时,有道身影却比她更快,骤然冲进包围圈,挨个拽掉在拍摄的手机,转头跨到阮嘉面前,端起旁边一瓶子消毒用的医用酒精,照着阮嘉就浇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要点脸不?”

    “老娘抽你都嫌脏了自己的手,这瓶酒精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要浇到你身上!”

    “你妈没教过你礼义廉耻?你为个女一号把脸皮撕了到处扔,也不怕污染环境!”

    “倒贴人家有妇之夫,你不先照照自己那副德行吗,瞅瞅你那能穿针引线的毛孔,还好意思假冒言卿?也不怕晃瞎霍总的眼睛!”

    全场呆滞,空气凝结,谁都没料到会出现这种惊悚场面。

    拍摄在暂停,摄像机早关了,手机也全被打落,所有人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阮嘉气疯了,仍在强行维持人设,大哭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敢废话,闭上你的臭嘴!我告诉你,你那腿早就伤了!别以为我没看见!”

    阮嘉登时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言卿是真的目瞪口呆,卡在人群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。

    她想好的那些貌似很厉害的话,在这位姐面前毫无战斗力。

    但问题是,帮她骂人的这个,就是之前在网上不止一次针对她的许茉涵啊,重点提防对象,怎么转眼之间成了战力强劲的友军?!

    许茉涵一拨长发,冲阮嘉甩了个白眼,转头看见言卿,疾步走向她,借着混乱,把她拽到一边墙角,瞪着她的脸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看了几秒,许茉涵眼眶猛地一红,抱住她呜咽:“真是我家的小云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是?!”

    “小没良心的把我忘了,”许茉涵不禁泪如雨下,“你大学就我这一个闺蜜,你每次上课偷跑跟霍云深约会,都是我悄悄帮你搞的假条!”

    言卿被突如其来的故人轰炸,呆了半天:“……那你还在微博上内涵我挑事!”

    许茉涵哭诉:“那是在帮你!霍总让我憋着别找你,先扮好一个反派,是为了让《青丝》和你的直播效果扩大,能逆袭得更爽!他的话我敢不听吗?”

    言卿双手攥着,难怪……

    难怪许茉涵多次挑衅,霍云深都忍了,还愿意她来参加这档节目。

    原来都是他默默为她铺好的坦途。

    “我不止现在不敢,以前他只是个骑着重机车来学校接你的普通人,我一样不敢啊……”

    许茉涵声音渐低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,他把你看得比命还重,所以阮嘉爆料的那些鬼东西我死也不信,以他那样的人,把心都掰碎了给你,换成任何别的谁,在他眼里根本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言卿看着许茉涵,明明陌生的脸在隐约变得可亲。

    透过她,言卿恍惚见到当年大学门口,梨花飘落,高挑男生穿一身黑色,五官凌厉,落拓站在花下,对她笑着张开手,唤她“卿卿”。

    这段突如其来的记忆让言卿想哭,又无比欢喜,她最近梦很多,总能看到深深,是不是有恢复的希望了……

    她迫切地想要顺着回想时,脑中却陡然间尖锐的一疼。

    言卿疼到冷汗溢出,浑身脱力,捂着额头慢慢蹲下-

    酒店顶层的私密会客厅内,霍云深从软椅上起身,并未对面前这位泊伦的年轻当家人表现出任何过多在意,简单颔首,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“霍总,我们明天继续?”

    霍云深驻足,略一回眸:“我可以,但也要看你的诚意。”

    对开门无声开启,霍云深踩在柔软地毯上,后面紧跟上来的大股东压低声:“霍总,泊伦把价格咬得太紧,是场硬仗,能不能签下来就看明天了。”

    霍云深睨他一眼,没说话,挥手示意闵敬,闵敬熟练地把一群随行人员散开,独自陪他到下榻的房门前。

    “国内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闵敬一顿,反应过来深哥是问言卿,但他的所有精神都绷在跟泊伦的这场面谈上,想来才一天过去,出不了问题。

    他低声回答:“都好。”

    嘴上说着,心里仍莫名担忧,打算等深哥休息就立即去确认。

    霍云深进入房间,落地窗外是陌生城市的繁华深夜,他打开手机,没收到任何卿卿的消息,指尖不禁发僵,看了眼时间,给她打电话。

    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他胸腔里不受控制地在抽紧,马上去拨第二遍,听筒里再次传来忙音时,桌上待机的电脑突然响起一声提示音,右下角弹出一封匿名的新邮件。

    霍云深目光扫过去,瞳孔一瞬收缩。

    他的对公邮箱,发来的却不是数据,不是公式化的英文。

    标题只有两个字,卿卿。

    霍云深死死看着他刻骨的名字,有预感一般,脑中最脆弱的那根神经在短短一个刹那里扯到极限,被某种铺天盖地的窒息扼住咽喉。

    他一动不动盯了十几秒,鼠标移过去,点开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句文字:“你的卿卿真美。”

    另外附加两段视频文件。

    霍云深眼角传出撕裂般的疼,五指把鼠标攥得破碎,光标最后落在视频的播放按钮上,画面顿时铺满整个屏幕。

    不是现在的言卿。

    是三年前的云卿,还存着少女的稚嫩,头上绑着他亲手选的发带,细嫩脸颊被霍临川狠狠掐住,激出殷红的血色,云卿激烈反抗,一口咬上那只手,男人愤怒甩开,把她摔到墙边,她的头撞上桌角,抱着膝盖慢慢蜷下去,哭着叫了声“云深”。

    下一段自动播放,是消瘦的云卿被困在诊疗床上,头上连着仪器,被几个全副武装的护士强行灌药,她剧烈咳嗽,嘴角呕出血,灌药仍然不停,直至她从前清润的嗓音变成凄厉的嘶哑。

    黑屏。

    再也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闵敬没走,就站在霍云深房间外的走廊里,面无人色地飞速查看着网上洪水般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心都沉到谷底,不敢隐瞒,正极力措辞,隔音很好的门里,猛然间响起惊天动地的巨响,像有什么沉重的东西被重重摔到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闵敬血液凝滞,扑上去拍打门铃。

    度日如年的几分钟过后,门被拉开,他悚然对上一双血红的眸子,挤入耳中的,是霍云深扭曲的嗓音:“回国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在2020-01-1902:36:12~2020-01-2003:28: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    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:baiabfvsv1个;

    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清炒胡萝卜丝、馒头喵1个;

    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树大招风10瓶;关山月2瓶;gill1瓶;

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校园堂手机站:m.cn-ghjc.com 无阅读更愉快!
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本站所有作品均由网友自行更新和上传,如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联系,本站将立刻删除相关作品 →→【邮箱投诉】←←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